驻马店翻译公司,驻马店翻译机构,驻马店英语翻译,驻马店日语翻译,驻马店韩语翻译,驻马店翻译招聘

驻马店翻译公司 驻马店翻译公司 驻马店翻译公司
123

胡天翔 一个检察官的文学梦

驻马店翻译公司推荐阅读,版权归驻马店新闻网所有,转载如有侵权,请告知删除!

 jish1609102.jpg

胡天翔

□晚报记者   王莹   /

 

阅读   感受文学的魅力

曾经阅读过胡天翔的作品,在记者印象中,应该是五十多岁的人才能把农村生活写得那么原汁原味。9 13日,记者在驻马店飞龙小区见到胡天翔时,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年轻人。

“我对文学的热爱来自于阅读。阅读身边作家的作品,阅读喜欢作家的作品,阅读经典的文学作品,感受到文学的独特魅力,在读大学时试着练习写作。”谈起自己怎样萌生的文学梦想,胡天翔对记者说。

作为一个农家子弟,少年时的胡天翔又能读到什么作品呢?采访中,通过和胡天翔的交谈,记者了解到他小时候阅读得最多的是连环画和通俗小说。这些都是从同村的说书人“郭麻子”手中借到的。作为交换,胡天翔把自己用过的作业本给“郭麻子”卷烟吸。那些书籍有《隋唐英雄传》《七侠五义》《杨家将》《呼延庆打擂》《岳家将》等,基本上是缺页少张,故事也不完整。

没书看的时候,胡天翔就听收音机里的评书。每天12时许的刘兰芳、单田芳等播讲的评书,胡天翔总是准时守候在收音机旁收听。“阅读”这些书籍,虽然没有在少年心中萌生文学的梦想,但种下了崇拜忠诚、公正,鄙薄虚伪、奸佞的传统观念。

读初中、上高中,胡天翔像同学们一样看起言情和武侠小说来。他对琼瑶笔下缠绵悱恻的爱情,古龙、温瑞安描述的武侠世界着迷。2000年秋天,胡天翔考上了驻马店师专中文系。胡天翔说他阅读文学书籍限于课本和一些文学杂志,最多的还是武侠小说。胡天翔告诉记者,刚入学,他把图书馆一楼读者俱乐部里的古龙和温瑞安的武侠小说借阅完了。

在无数次阅读中,胡天翔发现和沈从文笔下常常描绘“湘西世界”一样,汪曾祺的《受戒》《大淖纪事》也是情韵灵动淡远,富有地方特点,莫言有“高密”系列、贾平凹有“商州”系列、刘庆邦有“煤矿”系列、张炜有“胶东半岛”系列,自己尊敬的王奎山老师的小说,也有自己的“田野”。如王奎山的《水仙》《凤桃》《荞荞》《炒面》《三月四日事件》《静静的南河滩》《运来》《马车》等作品就经常提到侉子营这个地名,小说里的人物也是来自“侉子营”。在《偶然》《春之声》《领个女人回家》《在田野上到处游荡》《红马夹》《塑料瓶》等作品里,我们又读到了熟悉、亲切的驿城街道、广场和道路的名称。

阅读,感受到文学的魅力,向名家学习,写自己熟悉的人和事。就这样,胡天翔开始了逐梦之旅。

 

创作  在鼓励中实现梦想

胡天翔说:“我的第一篇变成铅字的作品叫《赶牛》,发表在《驻马店日报·教育周刊》。”每个人对自己发表的第一篇作品印象都很深刻,胡天翔也是如此。那篇不足800字的散文,就是他回忆小时候“学犁地”的事。从《赶牛》开始,胡天翔在《驻马店日报》《天中晚报》陆续发表20多篇散文和诗歌。

谈到从散文、诗歌转向小说的写作,胡天翔告诉记者,他感到自己的语言张力不强,意象缺乏跳跃性,写散文诗歌没有什么进步。在向身边的作家学习、交流中,感觉到自己的语言更适合写“散文化的小说”。在此期间,胡天翔创作的《月光白羊》《红鲤鱼》《红太阳 红月亮》《清水池塘》《我想带你回家》等中短篇小说在《长鸣》发表后,又先后被《东京文学》《短篇小说》《阳光》等文学杂志刊发。这些作品基本上写的是故乡的人和事,而发表在201112期《短篇小说》的《白璐》作为陌生的“城市题材”,胡天翔也是以自己在开封某洗浴中心打工的经历为素材创作的。说起这些作品,胡天翔说可能是因为熟悉的素材,写得真诚、感人,才打动编辑,得以发表。

当记者问起胡天翔近两年为什么很少写中短篇小说,而是专心写小小说时,胡天翔说是受到著名作家王奎山的影响和鼓励。胡天翔说自己在驻马店师专上学时,就曾给王奎山写信请教写作。王奎山让他的亲戚王辉(胡天翔的同学)告诉胡天翔要多读好作品,多练笔。

没想到,三个月后,王奎山因病去世了。

“在写作上,我是一个比较懒惰的人,王奎山等老师的鼓励,给了我坚持下去的信心和勇气。我感到只有不断写出新的作品,才不辜负大家的期待和厚爱。”胡天翔说。

 

收获   《避雷针》向人民检察官致敬

《避雷针》是胡天翔的第一部长篇小说,也是一曲为检察工作点赞、向检察官致敬的颂歌。提到创作《避雷针》的初衷,胡天翔说,201512月成立的全市检察官文联,为全市检察文艺爱好者提供了平台,他在和大家交流和沟通中产生了创作激情。他长期从事检察宣传工作,在工作中接触和采访过很多检察官,看到了他们的平凡,也感受了他们的伟大,想用笨拙的笔向人民检察官致敬。

正如胡天翔在后记中所写的:“《避雷针》写了检察官群体,写他们走田畴、访街巷,撕开乌云、烟幕,让贪婪者颤抖、麻木者惊醒;写他们一腔正气激浊扬清,还煤以黑,还雪以白。”在《避雷针》中,一批栩栩如生的检察官形象呼之欲出,不但有控告申诉、反贪反渎、侦查监督等主要检察业务部门的检察官,还有检察文秘、检察宣传等综合部门的检察人员,彰显他们忠诚、为民、公正、廉洁的敬业精神和职业操守。

《避雷针》也是一幅描摹惩治贪腐渎职、传递社会正能量的大画卷。在当前深入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中,《避雷针》以检察官王小石、官员秦士礼、村民杨一民的活动为线索,关注农村低保、生产安全、群众信访等社会热点问题,对部分基层官员贪污受贿、恃权压民、滥权渎职的丑态进行了形象刻画,对勤劳善良,敢于和腐败现象作斗争的村民给予同情与关注,也塑造了公正执法、无私无畏、清正廉洁的检察官形象,主题鲜明地抨击假恶丑,饱含深情地弘扬真善美,传递社会正能量。

小说以建筑物上的避雷针和某些官员心中所谓的“避雷针”相比,警示部分官员要把对法治的尊崇、敬畏转化成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,只有遵纪守法、尽职尽责,才是党员干部的“避雷针”。《避雷针》还用较大篇幅来关注环保问题,探究法治、环境、权力之间的相互作用,记录野蛮开采对生态家园的破坏,用文学的方式唤起人们的绿色和谐意识,希望用法治力量来守护青山绿水,建设美丽家园,体现出作者的责任意识和人文情怀,使作品充满质感和痛感,凸显了作品的厚重。

 

展望   《乡村字典》描摹故乡的人和事

“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胡天翔的《乡村字典》,他将笔触深入到五味杂陈的农家生活中,语言淳朴,韵味绵厚,写出了农村生活的艰辛与沉重;崔猴子、田小花、杨老跟、杨大树四个人众星捧月,将一个具有传统农民的坚韧、勤劳精神和新时期农民的刚强、决断,看准方向不顾一切,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品质的新农民形象——秀儿,塑造得栩栩如生。”这是《躬耕》主编宋云奇在推荐阅读201111期《躬耕》发表的小说时,对胡天翔的作品《乡村字典》的评价,言语中充满肯定和鼓励。其实,《乡村字典》是胡天翔创作的系列小说的统称。这个系列的小说有一个特点:以一个字做标题,写一个完整的故事,内容多是乡村的人和事。《躬耕》杂志当时刊发了三题:《锅》《夯》《梁》。20124期《小小说选刊》转载《夯》,《夯》不但被《2012年中国小小说精选》《小小说美文馆》收录,后来还入选了《中国微型小说百年经典》。

其实,无论富裕先进还是贫穷落后,无论风景宜人还是极目荒凉,故乡就是故乡,那玩耍过的池塘、捋过的槐花和伙伴的欢笑,邻人的善良和亲人的爱护,永不可更改,永远留在记忆中。离开故乡,更清晰地“看见”了自己的故乡,胡天翔又创作了《猪》《牛》《羊》《井》《塘》《河》《树》《藏》等30篇“乡村字典”系列作品。这些作品在《四川文学》《牡丹》《天池》《奔流》等杂志刊发,有的被《小小说选刊》《小小说月刊》转载。其中,发表在《羊城晚报》的《树》,不但被出成高考模拟试题,还入选《2015年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》《2015年河南小小说年选》《2015年度中国小小说精选》《2015中国年度小小说》。

“乡村字典”系列小说发表后,很多读者也给予肯定。新蔡文友杨震认为“乡村字典”系列小说篇幅小、容量大、语言精致,对乡村生活的描写细腻准确,让人读后回味无穷。在外地工作的平舆文友晚晴山还以《故乡平原上的“边城” 》为题,对“乡村字典”系列小说所呈现的人情伦理和主题思想进行了哲学思考和深情追问。

“我会继续描摹故乡的人和事,把‘乡村字典’系列小说写下去,争取写成一本小书,记下乡村的故事和传奇,传承乡村的温情和淳朴。”谈到以后的写作,胡天翔对记者说。

 

人物档案

胡天翔,1978年出生于河南新蔡,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,河南省小小说学会理事,河南省检察官文联委员。在《阳光》《躬耕》《牡丹》《百花园》《四川文学》《短篇小说》等发表作品二十余万字,作品被《小小说选刊》《读者》《小说月刊》《微型小说月报》等转载,并入选《中国微型小说百年经典》《小小说文库》《小小说·美文馆》《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》等选本。原载《天中晚报》的小说《枣木手杖》入选《值得中学生珍藏100篇校园小小说》,原载《天中晚报》的《藏》荣获河南省“中原清风杯”反腐倡廉微型小说大赛三等奖,并被《小小说选刊》201612期转载。编剧微电影《避雷针》在河南省“中原清风杯”廉政微电影征集大赛中获得三等奖,长篇小说《避雷针》入选2014年度驻马店市“五个一”工程重点扶持作品。


分享到:


热门城市:
区县翻译 :

在线客服

QQ客服一
在线客服QQ10932726
QQ客服二
在线客服QQ10932726
QQ客服三
在线咨询